由于缺乏标准,很多地方政府按照《机动车安全运动技术条件》来管理低速电动四轮车。此前,工信部表态:“低速电动车属于特殊一类机动车辆,应根据其微型、短途、低速、特定区域内载客使用的定位,来界定其外廓尺寸、重量、驱动功率、核载人数等技术指标、安全性能以及车辆管理方式?!?/span>工信部表示不会将低速电动车归入摩托车类管理,但与此同时也不会纳入汽车一类。

4.webp.jpg

近期,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、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批准发布了新修订的《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》强制性国家标准。从某种角度理解新国标,它留给了地方政府足够的管理权。新国标正式实施后,消费者已经购买的不合格电动车,将会由各省份根据实际情况自行管理,设置相应的过渡期,实现自然报废或者以旧换新。

早在2016年10月,国家标准委已经正式立项并下达《四轮低速电动车技术条件》制定计划,周期为24个月,按计划四轮低速电动车国家标准截至2018年10月就将制定完毕。

5.webp.jpg

不管标准能否按期出台,有一点值得注意,《四轮低速电动车技术条件》或将只着眼于产品技术标准。跟电动车一样,管理权就会下放地方,这对于低速电动车实际管理具有极大的灵活性和科学性。

新国标将于2019年4月15日起正式实施,管理权或将下放至地方。目前,这一政策正在山东省聊城市高唐县真切上演!

2018年6月21日,山东省委机关报——《大众日报》交通平安行专栏还专门报道了高唐电动车管理的成果。据报道,半个月时间高唐交警大队劝导车主2000余次,从出行人群入手规范电动车、低速电动车出行,形成了高唐城区电动车及低速电动汽车通行井然有序的局面。

6.webp.jpg

伴随人口老龄化,以县城、和广阔的乡镇农村市场为主要市场,由传统电动两轮车和三轮车消费升级,衍生出旺盛的市场需求。低速车企作为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中的中小企业代表,不应限制其发展,尤其在农村和经济欠发达地区,对于低速电动车出行的需求更是重中之重!仅靠拍脑门一禁了之的管理是解决不了问题的。毫无疑问,高唐模式既保障了人民群众对于低速电动车的出行需求,而且规范了出行秩序,更得到了市民的广泛拥护。《大众日报》的报道,代表了山东省委省政府的明确态度,表明低速电动车路权应不容置疑!

7.webp.jpg

山东省历来都是低速电动车大省,省政府一直在不断探索对于低速电动车的管理方式。很显然,高唐模式的成功再次证明低速车出行要靠规范而绝不是禁止。一方面,这标志着山东省乃至全国低速电动车未来管理方式将发生重大变化;另一方面,高唐创新性地以管理的手段规范市民出行,从根本上解决了低速电动车的出行问题,这才是管理电动车、低速电动车治标又治本的好方式。未来预示着高唐模式将在山东省内全面推广开来,实现全国范围的广泛推行也是指日可待!

这又给那些“屁股决定脑袋”的各省市管理部门当头一棒,小编认为交通管理一定要多从老百姓的角度想问题,路权下放地方,因地制宜分配路权,将成为低速电动车路权管理的重要参考依据,而不是一禁了之“一刀切”,高唐模式才是民意所向!

转载请注明来源://www.0yxq3.com.cn/html/201807/67080.html